一位被互联网耽误的文艺青年

有人说,生命是晚霞衬红日,青松立峭壁,万里黄沙落秋雁,三月阳春映白雪,是金刀宝马,是银貂美酒,是皓月清歌的漂泊……

民宿往事(一):且听风吟

民宿往事(一):且听风吟

“你好哇,林小姐!”

踢踏着拖鞋,单挎着双肩包,一手插在裤子口袋,懒懒地晃进民宿。

林小姐正在插花,被剪下的残枝断叶铺满了桌子,她愣愣地看了我三秒,然后笑得花枝乱颤。

“好久不见!”

这就是我和林小姐十年之后的重逢。

对于林小姐开民宿这件事,我一点都不意外。

“我要有一间房子,要面朝大海……嗯,如果不能面朝大海,那背靠青山也不错,最好旁边要有小溪,水里必须有鱼和虾。还要听得到鸟叫……但是不能吵到我睡觉。一定要有院子,我要种满花……还要养一条狗……”

养一条狗?我以前从没意识到原来林小姐要养的是这么大只的一条狗!此刻它正蹲守在院子门口,吐着舌头,流着哈喇子,友好地盯着我。这应该算友好吧,至少它没做出扑过来的预备动作,但是这狗目测至少160斤啊!!绕着脖子那一圈拇指粗的铁链,很让人怀疑它是不是犯了天条才被贬锁在这里的。权衡再三,我觉得还是应该等林小姐在场的情况下再缔结跨物种的友谊。

真正让我意外的是,民宿还有位合伙人——潘老板。

这个曾经将风溶解在血中的女子,如今选择了束缚手脚的合伙生意。十年,真的是段很长很长的经历,星辰轮转白云苍狗,我们都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

工作日的民宿,很安静,很缓慢。林小姐负责接待客人、餐食、账目;潘老板负责停车场秩序和杀鱼;而我负责瞎转,哪里需要呆哪里。平时客人并不多,我们在各自的空间里消磨时光。

民宿一共有7层。从旁边马路直走进来的是第四层,也是大厅和餐厅所在。往上三层全是客房,往下一层是客房,再往下是咖啡厅、书吧、茶室。下沉式的院子就连接在咖啡厅的外面,从院子有小径直通凉亭和溪水。院子的转角再往下走,就是最底层——常年封闭着的杂物间。

院子的一圈种满了各种花草,红的、绿的、黄的、紫的、一团的、一簇的、一丛的、一束的……看得出林小姐花了许多心血。院子靠墙的那边挂着一张很大的幕布,在夜暮时会播放电影。另一边就是小溪,水不深,果然有鱼有虾。当客人的小孩在溪水里疯玩时,我会坐在岸上的凉亭里偶尔瞟一眼,确保安全。

那条大狗叫胖胖,名如其狗。一条纯正的圣伯纳犬。怕它的体形吓到客人,平时就锁在院子的角落里。自从我贿赂了它两根香肠、一盆鸡肉后,我们已经成为好伙伴了,虽然它还听不懂我“坐”、“握手”、“走”的指令。当我靠在躺椅上闭目小憩时,它会很默契的走过来趴在椅子旁边,时而舔一下我垂下的手指,时而翻个身打起呼噜。

狗比人简单。

和林小姐认识已经二十年了。

我记得,那时候的夏天不如现在炎热,教室里连风扇都没有。教授在讲台上激情飞扬地讲述着一门玄之又玄的课程——概率统计。专心致志听讲的学霸,低声细语讨论着课后组队去网吧的学碴们,一本正经端坐着却在观看书后杂夹着的杂志的,百无聊赖在讨论哪个系妹子漂亮的,还有干脆趴着睡觉的……一如这些年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任何一节大学课堂的样子,凝固在时光的记忆里。

“喂,这本书借我看下。”坐在我左边的林小姐,随手拿起我带来的一本杂书——《under FM》——翻阅着。

“好。”

当时我应该告诉她,我可不叫喂……这本书也不适合你,里面充斥着哥特式的黑暗与忧郁……而你这么白,一身的白裙子,纤纤玉手,像诗里写的,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只叹当时年少,没有发挥好,也没有学过那首诗……结果只应了一声好,就自己神游太虚了。

在我的意识里,概率学、周易,都是属于神的领域。宇宙浩渺无边,人类沧海一粟。全世界有70亿人,一生平均算80岁,一年有365天,那人的一生就有29200天,平均一天算遇见200个人,那么两个陌生人一生中相遇的概率是……但是这么微小的概率,却每天都在发生。

比如冥冥之中被分配到同一个寝室的概率,却决定了无数人未来最好的那些朋友是谁;比如离别站台上的那一声声再见,却不知道其实已经见过人生中的最后一面;比如我无意带着的一本黑暗小说,却开启了一段几十年的伟大友谊。

很多年后,当林小姐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来她的民宿包吃包住顺带体验民宿主人经营管理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好”。

这么多年,我还是没有发挥好。
林小姐和潘老板两个房间都在五楼,而我住在七楼,门外就是一片大露台,没人打扰,也离星河更近。对着星星,我可以看很久很久。

在露台的一处屋檐下,我挂了一串风铃。风中摇曳着的声音,晶莹剔透,在夜的星辰下特别的细碎和悠长。仿佛古希腊传说中半人半鹰的海妖躲在迷雾的海路上清唱致命而诱惑的歌声,皓月清辉,如黑色天鹅绒的托盘上少女被放大的无辜的眼泪。

我偶尔还是会想起18岁那个遥远的午后,还是会记得那些漫长岁月里的点点滴滴。人生海海,谁人不是举步维艰,孤独前往。但这世界里,总有人是照耀他人的光,也有人是等待黎明的夜。

当太阳照常升起,我也开始了体验民宿之行。

oldmy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