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被互联网耽误的文艺青年

有人说,生命是晚霞衬红日,青松立峭壁,万里黄沙落秋雁,三月阳春映白雪,是金刀宝马,是银貂美酒,是皓月清歌的漂泊……

随笔-2019 03 27

随笔-2019 03 27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北岛

  如今的梦想,面目难辨,多少人深夜努力看清当初的梦想,然后堕入黑暗。那些年少的稚嫩模样褪去,天真的表情隐于面具之后,然后变成了大多数人,有时候麻木,偶尔清醒,偶尔抬头看天空,偶尔也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灵魂乍隐乍现。仅是活着已经不易,梦想早已尘封,不敢打开,无法面对当年的纯真少年,怕惊了自己。

  站在一片荒芜里的人,想象荒原里开出繁花,开出四季的更迭,势必有个永远天真的灵魂。才能忍受孤独和痛苦,才能蔑视那些跟你说不可能的世俗,才能于荒芜中浮出绚烂的梦。

  通向梦的路那么长,那些梦就在路的那头,没有消失也没有黯淡。

  这一路,总有人同行。

oldmyth

评论已关闭。